你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bob

bob活动

当前位置:首页 > bob新闻 > bob活动

复旦投毒案凶手被执行死刑(组图)-bob体育

来源:bob   发布时间:2019-02-20 10:08:18
黄洋生前照片黄洋生前照片点击查看原图一审宣判时的林森浩一审宣判时的林森浩点击查看原图 新华社12月11日电记者从最高人民法院获悉,备受社会关注的“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投毒案”的罪犯林森浩当日被依法执行死刑。行刑之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林森浩与其父亲林尊耀等亲属进行了会见。 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发生一起投毒案件,致在校研究生黄洋死亡,经侦查确认投毒者系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林森浩提出上诉。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被告人林森浩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黄洋不满,2013年3月31日下午以取物为借口,从他人处借得钥匙后,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11号楼204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出其于2011年参与医学动物实验后存放于此处的、内装有剩余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原液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当日,林森浩将二甲基亚硝胺原液投入饮水机内。4月1日9时许,黄洋饮用后出现呕吐等症状,即到医院就诊,4月16日经抢救无效死亡。 最高法解释为何核准死刑 核准林森浩死刑的理由是什么?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本案的主审法官表示,根据我院复核确认的事实和证据,林森浩为泄愤,有预谋、有计划地向宿舍饮水机内投放大剂量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致被害人黄洋接水饮用后中毒。在黄洋入院特别是转入重症监护室救治期间,林森浩仍刻意向救治医院隐瞒真相,编造谎言,有意延误对被害人救治,其杀人故意明显,其行为确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林森浩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属罪刑极其严重,论罪应当依法判处死刑。林森浩归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故依法核准被告人林森浩死刑。 吐露心声 与亲属会面十分钟 说的最多的就是“对不起父母” 11日中午12时30分,林森浩与父亲、伯父、叔叔在上海市二中院见了最后一面。10多分钟的会面中,林森浩说的最多的就是“对不起父母”。 林父走出法院后告诉记者,与儿子的会见持续了大约十分钟。除去当事人及亲属外,上海二中院的王智刚法官也在现场。最开始双方用潮汕话对话,但被王智刚叫停。林尊耀说,法官多次强调按照规定不能谈案情,要用普通话对话。 在会见快要结束时,林父要求孩子最后告诉自己一些话,但未被允许。林尊耀说自己问了儿子为何不同意更换律师、在狱中是否有人跟他说过什么等问题,还多次反复告诉林森浩说他是冤枉的。但林森浩只是反复回答父亲说,“爸,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林父对儿子如此表现很不满,他说自己孩子就是傻,死就死在太傻了。 刑前受访“死刑核准对我意味着一次偿债” 在死刑复核结果出来之前,12月7日下午两点,央视记者在上海市第三看守所的一间法庭里见到了林森浩。林森浩说,在看守所的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反思,他觉得这是自己犯的一个愚蠢的错误。在黄洋长达16天的医院抢救过程中,林森浩完全有机会将真相说出来,也许黄洋的生命还可以保住,而他当时却没有那样做。 记者:“很多人不能理解,就是你作为一个大学的同学,研究生的同学,然后又是室友,这个关系不应该闹到现在这样一个程度?” 林森浩:“那天的事情呢,其实有很多机遇可以阻止它发生的。但是我当时的那种状态,就我个人的这个层次、修养也好,我个人的修身不足也好,我是无法阻止的。” 记者:“现在案子在死刑复核阶段,想过如果核准你死刑的话,你觉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林森浩:“对我来说意味着一次偿还,我觉得这样反而挺好。因为这样的话,他们(黄洋父母)也能够放下。我设想过,如果我有幸不死,至少(服刑)25年,这25年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到时候我出来,黄洋父母,而且我父母已近百年,而我呢,长期脱离社会,到时候说不定只剩下最基本的生存技能。你说那个时候能去用自己的双手去补偿他们,这个有点痴人说梦,或者说睁眼说瞎话,对吧。这样偿还他们,说不定他们明天就能够放下这个怨恨,对吧,健康积极地生活下去,这样反而更好。” “望黄洋父母积极活下去” 林森浩希望黄洋的父母能够尽快从这件事中走出阴影,也希望社会舆论不要再对这个案件有过度的炒作和不当的解读。 林森浩:“对黄洋父母的亏欠很多,我也知道,但是现在呢,于事无补。希望我能够为他们做一点补偿,后面希望他们能够健康积极地生活,因为毕竟这个怨恨是要放下来,对吧,你正常的,一个优秀的独生儿子(遇害),换作是我,我也会恨不得你死掉,对吧,甚至我要自己杀死你,我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他们这个怨恨最终还是得放下,因为生活还是得过。” 记者:“假如说判你死刑,你能接受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林森浩:“对我来说意味着一个偿债。我希望黄洋父母明天就能够放下怨恨,健康、积极地活下去。”“我觉得社会现在应该也要把舆论往这方面引,不要再纠结在一个愚蠢人的一件愚蠢的事,一件可恶的事,再怎么骂我,在那里骂,都已经烟消云散了,现在我觉得社会舆论呢,帮助黄洋父母积极地活下去,积极生活每一天这是最关键的。” 记者:“想对你自己的父母说点什么吗?” 林森浩:“我希望我父母能积极地活下去,在我离开之后,不要再在这个案件上面纠结了。做的事情要负责任,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这件事情还是应该要承认我做,这件事情是我做的,该承担。” 林家最后的努力 赴最高检抗诉 未被受理 10日林家仍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按法定程序,暂缓林森浩执行死刑还有最后一个办法是请最高检察院紧急干预。记者11日上午拨通林森浩的朋友林鑫源的电话,他表示已在上海二中院。林父一行在上海二中院未见到相关法官。 据曾经参与死刑复核阶段的律师谢通祥介绍,他和林父10日上午来到最高检,最高检的接待人员表示,只有申请人提供核准林森浩死刑的刑事裁定书,最高检才有可能启动相关程序,但林尊耀及辩护律师当天未能获得相关裁定书。 随后,他们来到最高法院,林父提交了《暂缓执行林森浩死刑申请书》,并索要林森浩的核准死刑裁定书,但是最高法院拒绝提供,林父又多次联系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郭法官索要最高法院裁定书或者复印件,郭法官也拒绝提供。 10日下午谢通祥带着林森浩父亲再次来到最高检察院,申请最高检察院依法向最高法院调取核准林森浩死刑的刑事裁定书,也可以向下级检察院调取。理由是法院一定会把裁定书送给下级检察院的,因为执行死刑时检察院一定会派员在场,检察院上下级是领导关系完全可以要求下级检察院发一个电子邮件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 按照相关程序,通常死刑核准的结果要到执行死刑后才会对外宣布。“希望检察院对于人命关天的大事应该特事特办,但是检察官说(10日)上午已经请示相关领导,不予调取。”谢通祥说。 家属入川道歉未果 黄父躲避称不想见 昨天上午,记者了解到,林森浩家属和律师唐志坚还在四川,试图联系黄洋家属,恳求谅解。 10日一早,林森浩叔叔林尊荣就千里迢迢赶往四川荣县。对此,黄洋父亲黄国强表示:“3年了!终于能还孩子一个公道了,不知道他们又来干吗?不想见!也希望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林尊荣到达黄洋家人的住所后发现,他们一家人早早地离开住所前往乡下。 3年了,这样的“道歉”一次次的上演。对于为何不愿意见林家或是原谅林森浩,黄国强表示,这除了林森浩和林家自始至终没有诚心道歉外,“更重要的是,2013年4月3日晚上,我到上海照顾黄洋,当晚我住的学校寝室,我还问了林森浩跟黄洋的关系如何,他(林森浩)说关系很好,他就没有主动承认这件事。后来黄洋妈妈和姨妈到上海,哭得那么伤心,他(林森浩)还假惺惺的主动问我们黄洋的病如何,但他还是没说出毒的种类。医院一直想查出病因,但林森浩到医院多次看望黄洋,他本来是有机会减轻自己的罪孽的,本来是有机会救回黄洋的,但他到黄洋去世都始终没有说毒的种类,心好歹毒。”本版稿件据新华社、央视等

netease 本文来源: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